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北方财经资讯网
上市公司 财经首页 金融理财 北方经济 财关券商 个股评析 新股动态 基金市场 环球市场 京津动态
房产汽车 行情数据 民生资讯 黄 金 国内国际 外 汇 商 品 财 商 商 评 时 评
产 经 金 融 宏 观 行 情 私 募 债 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基金市场 >> 内容

凯金能源超低价密集收购供应商涉利益输送 第二大客户成立仅7月贡献1.6亿收入被质疑

时间:2019-7-8 10:56:24 点击:

  核心提示: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魏度  首次IPO被否不到一年,换个马甲再次闯关。  2019年5月31日,广东凯金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凯金能源)披露了招股书。而在2018年8月IPO时,公司名称为...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魏度

  首次IPO被否不到一年,换个马甲再次闯关。

  2019年5月31日,广东凯金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凯金能源)披露了招股书。而在2018年8月IPO时,公司名称为东莞市凯金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不仅仅是简单改了名称,凯金能源的募资总额由5.98亿元猛增至25亿元,增加了3.18倍,其中23.85亿元用于年产6万吨高性能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及研发中心项目,产能也猛增了3倍。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此前IPO被否时,证监会曾指出凯金能源存过度依赖宁德时代、应收账款增长较快、委外加工费及相关运费金额占成本的比重较高等问题。然而,旧疾未除新患又至。大客户股东突击入股、关联交易频繁,应收账款、存货大幅大幅增长等问题,依旧是凯金能源待解的难题。

  为了解决委外加工等问题,凯金能源通过收购将供应商纳入麾下。这些收购不仅使得公司资产规模、经营业绩大幅增长,也带来不少质疑。在密集收购过程中,标的估值、交易价格令人疑虑顿生,存在利益输送迹象。

  新的隐患还在于,凯金能源借助销售原材料大幅增利,而助其销售原材料的客户成立才5个月,就跻身公司第二大客户也让人不解。这个客户,也是公司应收账款的大户。

  集众多旧疾新患于一身,再次闯关IPO,凯金能源会顺利吗?长江商报记者将继续关注。

  11家机构突击入股

  二次闯关之前,凯金能源突击迎来了10名新的机构股东。

  凯金能源前身为凯金电池,成立于2012年3月26日,由仰永军、游雪薇及谢美华共同出资设立,设立时的注册资本为500万元。2015年,公司完成股改,并于2016年4月新三板挂牌。2017年8月,挂牌一年四个月后,凯金能源终止在新三板挂牌,进入A股IPO。

  不过,2018年7月,凯金能源首次IPO折戟。发审委针对公司对第一大客户宁德时代依赖、应收赃款、委托加工等问题提出质疑。

  首次IPO被否,凯金能源迅速作出调整,准备再次向A股市场冲刺。而调整最为明显的是股权结构变化,股东大幅增加。

  2018年12月,凯金能源实施股改之后第五次增资,即实施股权激励计划。根据该项计划,此次股权激励对象包括董事、总监、任职满5年的经理级员工等,上述人员以自筹资金出资设立凯脉金源,以现金方式通过凯脉金源认购公司新增股份43.9万股,缴足增资款并于2018年12月25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

  此前一个月,公司进行股改后的第四次增资,创东方、力合永金、力合鲲鹏三家外部机构入股。2018年12月20日,公司再次实施增资扩股,先进制造、星界投资、稳正载德、长江创新、力合智行、禾盈同晟、中比基金、海富长江等8名机构参与认购。

  综上所述,短短两个月,剔除凯脉金源这一员工持股平台外,共有11家外部机构突击入股,合计增资6.32亿元。密集增资后,凯金能源资本实力大增,公司货币资金也迅猛增至6.6亿元,偿债压力立即缓解。

  有了这些外部机构携资入股,凯金能源胆子也大了很多。上次IPO,公司拟募资5.98亿元,募投项目为1.5万吨高性能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一期)及研发中心项目。而本次IPO,公司拟募资金额猛增至25亿元,募投项目升级为6万吨高性能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及研发中心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11家外部机构股东大部分为明星资本。比如,中比基金,全称为中国—比利时直接股权投资基金,其股东有财政部、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 、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比利时政府、法国巴黎富通银行 。

  不过,新增的股东先进制造持有公司5.587%股权,但同时也是A股公司宁德时代股东,持股比为2.08%。报告期,宁德时代一直是公司第一大客户。基于此,公司与宁德时代之间存在规模不小的关联交易,看来,这一问题短期内难解。

  超低价收购供应商

  为解决委托加工等问题,凯金能源通过收购供应商来解决。然而,期间的超低价交易被指存在利益输送嫌疑。

  根据招股书,2018年,凯金能源原料采购中,有1.3亿元采购的是半成品,其中98.96%为石墨化加工后半成品。委外加工产品占比过多,不仅质量难以掌控,还要支付较高的委外加工费。2018年,公司的委外加工及运输费用高达4.32亿元。凯金能源的委外加工备受质疑,上次IPO被否,这也是原因之一。

  报告期内,凯金能源通过收购两家供应商来彻底解决委外加工问题。

  凯金能源的供应商之一湖州瑞丰,主营业务为石墨化前半成品。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2月,实控人许睿持股60%,而许睿是凯金能源实控人晏荦表弟。

  2016年12月,也就是湖州瑞丰成立10个月之际,凯金能源递交上市社情前夕,凯金能源决定以817万元收购湖州瑞丰100%股权。

  彼时,湖州瑞丰实缴出资额680万元,2016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85.52万元、利润152.44万元。截至当年9月末,其总资产为1023.41万元、净资产794.26万元。

  这样一家成立才10个月的公司,靠给凯金能源加工产品而获利。通过此次收购,许睿等人至少获利200多万元。

  公开资料无法查询到湖州瑞丰具体经营情况,是否具备相应生产能力也让人生疑。在证监会的人反馈意见中,一度怀疑湖州瑞丰是凯金能源体外公司。

  凯金能源收购青海凯金更为蹊跷。

  2018年10月,首次IPO被否不久,凯金能源立即启动对第一大供应商青海奥阳的收购。青海奥阳主营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企业提供石墨化加工服务,实控人为符永钦、崔澎涛。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青海凯金(为了收购而新设公司,完成对青海奥阳收购)营业收入1.23亿元,利润2167.47万元。截至当年底,标的总资产8846.32万元、净资产7838.98万元。

  然而,此番收购,采用收益法评估,截至2018年11月30日,青海凯金100%股权估值为2319万元,双方协商确定为2000万元。收购60%股权作价1200万元。

  根据招股书,截至去年末,青海凯金总资产2.26亿元、净资产1.63亿元。青海凯金总资产、净资产均大幅增加。

  蹊跷之处在于,高达7838.98万元的净资产,估值仅为2319万元,交易价更是只有2000万元。为何出现如此大规模缩水?是否存在为助力凯金能源IPO也进行利益输送?凯金能源未进行详细说明。

  值得一提的是,在出售青海凯金60%股权时,符永钦、崔澎涛分别受让凯金能源原股东宋朝阳、姜雪所持0.23%、0.16%股权,受让款合计为1000万元,实现入股凯金能源。

  突击成立的客户扛起其他业务大旗

  凯金能源的客户也很奇怪。

  凯金能源宣称具有客户优势,已与宁德时代、孚能科技、天津力神、万向一二三、天津捷威、比克电池、国轩高科、鹏辉能源、ATL 等知名锂离子电池厂建立了密切的业务合作关系,主要客户已覆盖国内动力电池领域排名前十中的多数锂离子电池厂商。

  2016年至2018年,凯金能源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17亿元、4.58亿元、12.58亿元,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0.37亿元、0.78亿元、1.11亿元, 2017年、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增幅为111.06%、174.67%,净利润增幅为110.81%、42.31%,均为超高速增长。

  在公司超速增长的营业收入中,其他业务收入不可忽视。2016年至2018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为2.17亿元、4.22亿元、10.45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00%、91.91%、82.99%,其他业务收入为0元,但3711.47万元、2.14亿元,占比为0%、8.09%、17.01%。

  迅猛增长的其他业务收入就是凯金能源销售原材料形成。2017年以来,人工石墨的原材料价格突飞猛进,凯金能源投机做起了原材料销售生意。

  由于购买原材料人工石墨的对象为凯金能源同行,甚至是竞争对手,为此,凯金能源的原材料销售是通过第三方来完成的,而第三方也悄然成为公司重要客户。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凯金能源前五大客户贡献的销售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0.29%、64.52%、71.81%,其中,稳居第一大客户的宁德时代贡献占比为63.37%、48.83%、45.57%。去年,突然跻身前五大客户的湖南普阳建材贸易有限公司(简称普阳建材)相较于其他4名客户购买人造、复合石墨不同,普阳建材则是购买原材料。当年,其为公司第二大客户,贡献的销售收入为1.58亿元,占比为12.57%。

  长江商报记者通过Wind中国企业库查询发现,普阳建材成立于2018年5月31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主要经营建筑材料、水泥等五金产品的销售以及石油焦、针状焦、锂离子电池的加工、销售及相关技术咨询等。

  由此可见,普阳建材成立仅7个月,就成为凯金能源第二大客户,贡献了1.58亿元收入,莫非专门为帮助凯金能源销售原材料而成立的?

  值得关注的是,普阳建材既是凯金能源第二大客户,更是其第一大欠款户。截至2018年底,凯金能源对普阳建材应收账款余额为3168.68万元,占当期应收账款余额的11.6%。

  对此,凯金能源称,应收账款前五名客户主要为长期合作且规模较大的客户,且账龄大部分在一年以内,公司经营活动不存在单一客户应收款项难以回收所带来的重大不利影响。

  只不过,人工石墨的原材料也有行业周期性,原材料销售难以成为凯金能源营业收入快速增长的重要支撑,普阳建材的第二大客户之位或许坐了很久。

作者:不详 来源:长江商报
——免责声明——

       本网内容一般来源于各大媒体,已注明出处,对浏览者不带有任何指导性观点,仅供阅读;凡本网注明“作者、来源:****”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来源处所有,与本网站无关;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请直接接洽原出处媒体。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邮件至economybf@yeah.net,我们会尽快作出回应处理。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相关服务
  • 北方财经资讯网(www.economybf.com.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economybf@yeah.net 京ICP备13033684-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