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北方财经资讯网
上市公司 财经首页 金融理财 北方经济 财关券商 个股评析 新股动态 基金市场 环球市场 京津动态
房产汽车 行情数据 民生资讯 黄 金 国内国际 外 汇 商 品 财 商 商 评 时 评
产 经 金 融 宏 观 行 情 私 募 债 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房地产&汽车 >> 内容

中润资源5次更名成资本逐利工具 郭昌玮运作屡告败两年浮亏18亿

时间:2019-6-4 8:43:08 点击:

  核心提示:长江商报消息中润资源(00056.SZ)早已沦为资本玩弄工具。  上市26年,中润资源没有十分像样的经营业绩,唯一亮眼的,是其频繁更名、频繁易主。  1993年,有着百年历史的老盐化企业跻身资本市场,...

  长江商报消息中润资源(00056.SZ)早已沦为资本玩弄工具。

  上市26年,中润资源没有十分像样的经营业绩,唯一亮眼的,是其频繁更名、频繁易主。

  1993年,有着百年历史的老盐化企业跻身资本市场,成为中国西南地区首家在深交所挂牌的上市公司,他就是中润资源的前身川盐化A。

  然而,仅过三年,风光散尽,川盐化A首次易主,公司更名为峨眉集团。此后,又相继更名为东泰控股、惠邦地产、中润投资,直到如今的中润资源,上市26年,公司已经更名5次(不含ST、*ST)。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中润资源频繁更名背后,是多名资本大佬进行一轮又一轮击鼓传花式逐利,金安投资、中润富泰、南午北安等竞相登场,而南午北安更是一名股权倒手,持股一年就将股权倒卖给宁波冉盛 。这期间,郑强、郑峰文、卢粉、郭昌玮接力登台表演。其中,郑峰文曾是山东济南首富。

  2016年底,郭昌玮通过受让股权及二级市场增资方式获得中润资源29.99%股权,成本价约为26.99亿元。

  市场盛传,郭昌玮与曾经闻名资本市场的德隆系关系密切,其在运作控股众应互联之时,背后有德隆系影子。

  不过,与在众应互联身上创造的辉煌相比,郭昌玮运作中润资源屡屡告败。前晚,公司宣布筹划一年多的重大资产重组终止。

  公司陷入经营困境,郭昌玮入主两年,已浮亏17.80亿元,超过其成本六成。

  郭昌玮频收败局

  积极推进资本运作的郭昌玮再次以失败收场。

  前晚,中润资源发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公告,称因国内资本市场发生较大变化,交易各方对重大资产重组方案涉及的业绩补偿承诺、资产置换价值及担保责任等事项条款上,未最终达成一致,遂决定终止与黄金资讯、零兑金投资的重大资产重组。

  公告显示,此次重组始于去年5月27日,当时,公司披露的是重大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拟以对齐鲁置业、山东安盛、李晓明三项应收款项与黄金资讯持有的零兑金 号49.79%股权进行置换,并向黄金资讯、零兑金投资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零兑金号剩余50.21%股权,并配套募集资金。如果重组完成,中润资源将大力加码黄金等矿产资源主业。

  只是,零兑金号100%股权作价13.95亿元,增值率达661.25%。交易对方承诺,标的2018年扣非净利润为1亿元,而去年前5个月才1414.17万元。市场质疑之声不绝。

  去年10月,公司对预案进行了调整。

  遗憾的是,前前后后忙碌一年多,最终以终止结局,郭昌玮的资本运作又添了一次败笔。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6年底入主中润资源后,郭昌玮频繁推进资本运作,但截至目前,几乎是没有一次运作大功告成。

  2017年4月,入主才4个月,郭昌玮便着手剥离主要负责中润资源房地产业务的山东中润集团淄博置业,并欲将淄博置业60%股权转让给关联方冉盛盛润。去年6月28日,中润资源出售资产计划泡汤。

  显然,郭昌玮做了两手准备。出售资产计划终止,中润资源改为收购资产。

  2017年11月15日,中润资源宣布1.65亿现金收购杭州藤木网络55%股权,进军游戏领域。这家公司2016年9月才成立,资不抵债,但中润资源仍然信心十足进行收购,估值高达3.01亿元,并很快支付首期4500万元收购款。最终,标的接连亏损,还被腾讯以侵权为由起诉,所幸,4500万元被退回了。

  进军游戏不成,中润资源转而收购矿产资源。去年2月28日,公司宣布拟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以资产置换及现金购买方式收购山西朔州平鲁区森泰煤业股权。三个月快满之时,公司宣布交易不成。于是,公司更换重组标的,即上述零兑金号。

  短短2年,4次让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郭昌玮可谓是马不停蹄,也够辛苦的。只是,辛苦换来的只有失败。

  资本击鼓传花套利

  郭昌玮频频运作告败的中润资源,此前沦为资本击鼓传花的逐利场。

  中润资源的资本路最早可追溯至1993年。当时,一家百年制盐企业川盐化冲入资本市场,然而,仅仅三年时间,川盐化A便与资本市场告别。其原因是,上市拓宽融资渠道后,近乎狂热式对外投资,包括 远赴海南、北海投资房地产。到了1996年,公司连续2年亏损,经营陷入困境。

  1998年,四川峨眉盐化工业集团重组川盐化A,公司名称更名为峨眉集团。这是公司首次易主更名,不过,因为经营业绩不佳,峨眉集团的名称使用也不长久。

  2000年,峨眉集团迎来第二次更名,名称为四川东泰产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为东泰控股,主营业务为造纸。随着2004年至2006年连续三年亏损,2007年,公司实施第三次更名,名称为惠邦地产,主营业务转型为地产。2009年2月19日,公司名称又变更为山东中润投资控股集团,简称中润投资,主营业务增加矿产资源。2012年1月19日,又变更为中润资源投资,即如今的中润资源。

  综上所述,1993年上市至今的26年,公司5次更名(不含ST、*ST),至少易主五次,主营业务从制盐到造纸、地产、矿产等,也是频繁变换。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与2012年以前因业绩欠佳而进行资产重组导致公司易主不同,2012年以后的易主,更多的是资本大佬逐利,与之对应的是股权频繁转让。

  2013年6月,彼时控股股东为金安投资,其持有公司4.38亿股,占当时总股本的47.17%。其与中润富泰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持有的中润资源1.85亿股(占总股本的19.91%)转让给中润富泰。金安投资由 郑峰文控制,但法人代表为郑强。

  当年9月4日,金安投资又将9300万股(占总股本的10.01%)转让给中润富泰。至此,中润富泰持有公司29.92%股权,但郑峰文通过金安投资、惠邦投资合计持有31.38%,仍为实控人。

  2015年,金安投资和中润富泰分别将1.04亿股、1.01亿股转让给郑强,交易完成后,后者合计持股22.09%,付出的成本为10.26亿元。

  2017年,郑强通过二级市场累计减持1.39亿股,套现金额达13.7亿元。由此可见,不算在2018年5月31日清仓的6585.90万股,单论2017年的减持,郑强就赚了3.44亿元。

  2015年4月,中润富泰、金安投资分别将其所持的1.74亿股、5900万股转让给南午北安,中润资源实控人因此变更为卢粉,后者成本为16.08亿元。

  一年之后,南午北安就将其所持全部股权2.33亿股转让给冉盛盛远,成本价为22.58亿元。不到2年时间,卢粉就赚了6.50亿元,可谓是一本万利。冉盛盛远就是现任控股股东,实控人为郭昌玮。

  浮亏逾六成经营举步维艰

  成为新一轮接盘侠,郭昌玮不仅未能找到接盘侠套利,反而深陷其中。

  郭昌玮入主前后,中润资源多次通过并购资产进行产业布局,主要涉及地产和矿产。这些重组要么失败,要么给公司留下了不少后遗症。

  2015年6月,中润资源宣布拟购买李晓明持有的铁矿国际、明生公司、新拉勒高特各100%股权,合计作价19.97亿美元,为此,公司筹划定增拟募资283.68亿元。为保障交易顺利进行,中润资源与李晓明 签订排他性合作协议,并交易双方共管账户支付8000万美元诚意金。为此,中润资源还向自然人借款5亿。

  高达283.68亿元定增融资备受质疑,方案最终被证监会否决,上述收购事项也因此终止。然而,这笔高达8000万美元的诚意金却不能按时追回。去年5月,中润资源就李晓明其他应收款债权事项向中国国 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今年3月7日,公司收到了裁决书,李晓明向本公司支付8000万美元,并承担逾期违约金。目前,这笔资金尚未收回。

  此外,中润资源与齐鲁置业司、山东安盛资产、李晓明之间三大其他应收款的回收问题,虽然公司追讨力度较大,但截至目前也只是“稍有进展”。截至去年底,公司其他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8.79亿元, 占期末流动资产的62.56%。

  应收的债权收不回,而中润资源自身资金捉襟见肘,流动性十分紧张。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底,公司货币资金只有5029万元,而其短期借款3.5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0.1亿元、长期借款0.4亿元 。

  为了缓解流动性紧张局面,中润资源频频向非金融机构借款。截至去年底,已经逾期的借款本息达1.57亿元,公司因此应承担3717.50万元违约金。

  中润资源的持续经营能力也受到严重挑战。2017年、2018年,公司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4.32亿元、1.99亿元,今年一季度,扣非净利润再次亏损3240万元。

  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底,中润资源共有11家子公司,除了东中润集团淄博置业和斐济瓦图科拉金矿营业收入外,其余9家子公司营业收入为0元,其多家子公司连续3年营业收入为0元。蹊跷的是,去年,中 润矿业、中润国际矿业无营业收入,净利润却分别达到3654.89万元、2207.69 万元,而重要子公司瓦图科拉金矿连续两年亏损,2017年、2018年亏损额分别为895.42万元、3862.14万元。2018年,其净 资产为-4.1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昨日,郭昌玮持股市值仅为9.19亿元,较26.99亿元入主成本已经浮亏17.80亿元,占其入股成本的65.96%。

  ●长江商报记者 明鸿泽

作者:不详 来源:长江商报
——免责声明——

       本网内容一般来源于各大媒体,已注明出处,对浏览者不带有任何指导性观点,仅供阅读;凡本网注明“作者、来源:****”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来源处所有,与本网站无关;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请直接接洽原出处媒体。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邮件至economybf@yeah.net,我们会尽快作出回应处理。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相关服务
  • 北方财经资讯网(www.economybf.com.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economybf@yeah.net 京ICP备13033684-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87